「播小铺」分享2020年直播电商引发的变革
2020年直播电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薇娅买火箭、罗永浩不讲情怀直播带货等等都是直播电商2020发生的些大事,那么具体情况如何呢?同时面对公域流量的激烈竞争,如何开创私域流量直播呢?那么接下来小编就来跟大家详细介绍一下。

     2020年直播电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薇娅买火箭、罗永浩不讲情怀直播带货等等都是直播电商2020发生的些大事,那么具体情况如何呢?同时面对公域流量的激烈竞争,如何开创私域流量直播呢?那么接下来小编就来跟大家详细介绍一下。


微信截图_20200509185829.png


  “淘宝直播一姐”薇娅经纪人古默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他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,就在4月1日晚,薇娅卖出了一台火箭,原价4500万元,薇娅直播间里“仅”售4000万元。虽然有网友哭着评价说,“我缺的是那500万吗”,这件看起来像愚人节玩笑的事情,真实发生了。

 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直播之夜。


  抖音的一个直播间里,备受瞩目的新人主播罗永浩,在这天晚上8点首次亮相。快手一个刚刚卖出5000万元商品的女主播向罗永浩挑战,也同一时段卖货。


  将近1亿人的手机屏幕里,国内三个头部平台的主播,在这个夜晚狭路相逢。硝烟下的成果不仅是用户注意力,更是用户的真金白银。一个一年能卖出1亿元的商业公司,就已经算是好公司,罗永浩3小时卖了1.1亿元,薇娅5分钟卖了4000万元的火箭,他们一个人,比一家公司还能卖货。


  主播PK的背后,大型平台间的竞争也浮出水面。3月30日,已经拔得头筹的淘宝直播,继续对直播电商加码,号称投入500亿流量,阿里巴巴开放微博、支付宝、优酷等阿里系所有流量入口,扶持淘宝直播。罗永浩的直播首秀,也有抖音全力支持,当晚其他抖音直播间,能看到对这场直播的导流。同在这个月,腾讯、拼多多、小红书、B站、斗鱼都加大直播电商投入力度。在争夺用户和流量的赛道上,网络巨头们奋力竞逐。


  直播电商,一个已经诞生4年,曾经被视为加强版电视购物的旧行业,在2020年的春天受到巨头青睐,焕发勃勃生机,成为互联网世界最大的风口。仅仅是因为疫情推动?还是真如淘宝直播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所说,打开了一扇新经济的大门?


  总裁们涌入直播间


  同样是第一次坐在直播间前,和身边有点紧张的小助手相比,罗永浩不像个新人。


  这符合他的一贯人设——被称为科技界最会说相声的前锤子公司创始人老罗,即使在鸟巢万人体育场,面对机器不配合出现的翻车事件,也是小菜一碟。


微信截图_20200509185903.png


  老罗卖艺,是为了还债。一位接近老罗品牌商的人士告诉记者,坊间流传的坑位费60万元是真实的,电商主播的坑位费可以理解为广告费,商品能被选入直播间售卖,就需要支付这笔钱。罗永浩当天卖了22个商品,就是1320万元入账。头部主播佣金一般在20%以上,按销量1.1亿元计算,是2000万元收入。老罗因锤子欠下的债还剩3亿元,一晚上就能还掉十分之一。


  淘宝直播透露,2019年,177位淘宝电商主播年度成交额破亿。过去一年,有4亿人进入淘宝直播间,给淘宝贡献了2000亿元GMV(一定时间段的成交总额),相当于五分之一个拼多多,1.5个唯品会。


  财富效应光环下,吸引一波又一波新人进入这个行业。


  “前一阵一些保险销售员都改行去做主播了。”发发告诉记者。作为蒂蒙文化创始人,发发去年给淘宝直播培养了100多个电商主播。今年她决定自己干,在杭州尚造科技园区搭建了1800平米的直播场地,灯光设备都是薇娅同款。尽管还在疫情期间,发发已经出了一趟远门,从杭州到广州,再从广州到杭州。找上门的档口商家多了,她给他们讲直播电商,能从教室讲到火锅店又讲到夜宵摊。她说,今年一门心思扑在直播上了,她拿到了抖音直播的流量扶持,最近正在面试主播,“埋头苦干,一起发财”。


  公司总裁们也在成为直播间的新人。携程创始人梁建章连续做了两场直播,抖音和小程序上分别卖到1025万元和2000万元的销售额。时至4月,总裁进直播间已经不再新鲜了,4月1日晚上,就有3个总裁走进了罗永浩直播间卖货,分别是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卢伟冰、搜狗CEO王小川、极米CEO钟波。玄德表示,疫情期间,很多总裁跑到淘宝直播间带货。


  曾经把李佳琦、薇娅捧红的淘宝直播前运营负责人赵圆圆,也在今年3月离职,躬身入局做主播,在抖音直播间,每周两三次固定直播,招商到了李子柒、元气森林等品牌。薇娅经纪人古默是淘宝直播初创成员,他告诉记者,直播电商现在这么火,是一种电商发展的必然。


  疫情引爆


  直播电商并不是个新鲜行业。艾媒咨询CEO张毅三年前就关注直播电商,每个季度都会出一份调查报告。但直到今年3月,这个战场彻底引爆。


  疫情是重要推动力——直播电商的生态链上的所有玩家,电商平台、MCN机构、网红、商家,对此表示认同。


  天虹公司华南一区总经理张永波,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带货主播。他通过微信小程序直播卖戴森等小家电,第一次直播卖出了几万元吹风机。今年3月,天虹全国各店进行了上千场线上直播。天虹公司告诉记者,疫情发生后,直播电商按下了快进键,通过以直播为主的线上销售很好地弥补了损失。天虹5万名导购全员开启微信小程序直播,这是一个能力的下沉。


  北京核心商圈西单汉光百货的产品总监董有良,也没想到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主管直播业务的人。2月21日首次入场后,汉光百货在微信小程序上做了五六十场直播卖货。


  但他们不得不做。董有良说,开始时,灯、麦克风都是临时买的,摸着石头过河。2019年网上商城销售过亿元的汉光百货,并不是互联网新兵,但今年面对疫情,直播电商成为一根救命稻草。


  源源不断的线下百货店加入直播求生大军。微信小程序团队提供的数字是,自2月底上线后,有1万多个商家通过小程序直播卖货,商家对直播电商需求极大。目前,小程序直播开放了18个细分类目,除了线下商家外,也有线上商家运营直播。


  疫情带来的这个“天上掉下来”的机会,引起了看到直播潜力的人的注意。


  偶然与必然


  3月下旬,直播间之外的火药味开始浓厚。


  直播电商不再是淘宝直播一家天下。不断有大平台跳出来布下重棋。抖音签约罗永浩的同时,投入10亿资源扶持商家。拼多多3月份做了几十场县长、市长直播后,开始邀请MCN机构入驻。小红书调整电商部门走上直播电商路,斗鱼重启直播电商业务,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的老板也自己上阵做直播卖货。


  一个4年前就已经存在的行业,为何最近成为巨头抢夺的风口?张毅告诉记者,疫情的偶然因素之外,更核心的一点是,“现在互联网的流量费用太高,巨头都吃不消了”,直播电商自带流量,可以减少电商平台支出成本。


  张毅向记者测算,互联网流量费用10年间涨了10倍以上,“单价不变的前提下,以前100元营收可能需要8元流量成本,现在需要100元的成本,大家都受不了。”


  当前互联网流量池集中在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百度,电商公司向来是互联网流量的采买方。淘宝更是流量采买大户,根据2019年四季度财报,淘宝新用户获客成本最高达878元。即使通过社交方式低价吸引用户的拼多多,去年四季度的获客成本也增至184元。


  “以前淘宝满世界去打广告去吸引用户进来,现在淘宝商家自己招揽粉丝,或自带流量了,这对淘宝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”。其他平台也是一样,“活儿都不是我做的,你们自带流量,我还可以提成分钱。”


  一位曾在阿里巴巴工作多年的直播电商人士告诉记者,即使没有疫情推动,直播电商也会成为一种必然趋势,“它很好地解决了用户与商家之间所见不是所得的问题,让消费者购买时更加了解商品,进而提高转化率,”这种转化率提升,是淘宝多年在努力的事情,从图文到短视频再到直播,上升的逻辑链路通畅。


  目前,直播电商生态链已经基本完善,但有待精根细作。除了平台获益,头部MCN机构也收获不菲,淘宝一家MCN机构蚊子会公布的数据是,其2019年累计交易额超30亿元。


  罗永浩看到招商证券研报后,投身直播电商。这份研报预计,电商直播正在冲击万亿市场。


  “很多人说我们达到了天花板,每年都被人说,但每年都能打破天花板。”玄德称,2019年,淘宝直播有2000亿成交额,但从未来来看,现在依旧很小。


  探寻新机


  公域流量竞争激烈,私域流量下一片淡然,唯有腾讯一家独大,直播卖货在小编看来未来趋势依然一片光明,作为中小型企业,在公域流量中必然不是长久之道,那么如何快速发展私域流量了,联系我们,认准华阳信通,我们是与企业微信的优质合作伙伴,专业打造私域流量变现,让公司企业业绩翻倍。那么如何构建私域流量直播,联系我们播小铺免费为您解答。


  以上就是关于“「播小铺」分享2020年直播电商引发的变革”的相关知识,跟多关于直播电商的知识请继续关注华阳信通,感谢大家的收看。

返回列表
获取价格表
华阳信通--新零售数字化服务领导者
姓名*
联系电话*
公司*
行业/需求*
新零售方案免费获取电话:400-111-2080

智慧零售数字化服务领导品牌,成功服务屈臣氏、阿迪达斯、mo&co、全友、果本、欧派、歌力思、迪信通等行业标志性品牌,拨打400-111-2080,了解更多详情

免费试用
0.746155s